公司的前房東常笑我「學科高分,術科不及格」,我絕不反駁,因為只要上上課,讀讀幾本葡萄酒書,學科就及格,甚至可以當葡萄酒老師,可是術科不一樣 – 要花大錢! 已逝世的前輩Jeff以前說過沒有喝過數百種葡萄酒以上不要講酒,那時我還覺得有點誇大,但想想如果沒有經常喝好酒經驗的人,看著酒標可以根據學科知識侃侃而談,一旦盲飲,可能連那瓶酒是否高檔都分辨不出來。一位可能連基本知識都講不清的人如果每天都喝好酒,他就具備了所謂佳釀的標準,自然更能在盲飲時判斷酒的等級,這就是術科,經常能喝好酒也當然意味著需要花大錢。

我現在只教葡萄酒入門課,目的僅僅是推廣葡萄酒,開發新的同好,結束後學生如果要求我開進階班,我的標準答案通常是開始多喝酒就行,不用上課。如果他們是葡萄酒業者,我會鼓勵他們去上專業課程,但消費者沒有必要,畢竟喝酒才是消費者學酒的真諦。有些學生以為我在開玩笑,事實上就是要他們加強術科,不要本末倒置,講得一口好酒不買酒喝的不是我要推廣的對象。

術科需要花錢,可是喝一瓶跟喝一杯所追求以及能達到的目的是相同的,即該款酒給我們的品茗經驗,只是兩者的結果不一樣而已(喝一瓶應該會醉吧),也就是說沒有必要自己把一瓶喝掉,找幾位同好一起品嚐除了可分攤費用外,更能分享品酒心得。我的玫瑰人生餐會已是第255回,這餐會的主要目的就是找一些我想品嚐的酒,邀其他會友分攤分享,如果是為了賣酒,就不可能連續沒中斷持續20年以上。

創作者介紹

Flowawine 弗洛瓦

flowa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