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line了幾張圖片給我,包括酒標,斷掉的瓶塞,因瓶塞斷裂而需將酒倒入濾酒瓶,酒倒完後出現在濾酒瓶底的沈澱物等等,結論是說該酒也是不能喝,味道都變了,說「也是不能喝」是因為這是我給他的第二瓶相同的酒,上一瓶也說壞了。

這瓶是Pichon Baron 1998年份酒,我立即的回應是「才1998年的酒通常不會這麼快變質,有沈澱物是正常,塞子開斷也常發生,能否把剩酒給我」,如果是其他一般酒莊的產品我可能不會給他如以上的回應,因為17年的瓶中陳年對於普通等級酒莊酒來說是應該過老,但那是Pichon Baron…! 事實上我也不會賣不確定能否陳年很久的老年份酒,這批Pichon Baron雖然不是剛進口而是私人收藏品,但也都是存放在酒櫃,因儲藏不妥而變質的機會應該不大。

因為客人說酒已倒掉,我只能如此回應:可惜,會不會你不習慣成熟酒的風味? 可來我的店再開一瓶,如味道一樣而我認為是正常,你再付我那瓶酒的錢。

這位客人曾在澳洲求學,習慣新世界年輕酒的風味,平常常品茗好茶,最近開始想深入了解葡萄酒,於是我推薦他較成熟的波爾多紅酒。以往就曾有剛入門的年輕同好初體驗成熟波爾多紅酒時告訴我有水溝的味道,就如同你不常吃榴槤的話,每一棵榴槤都是臭的,重點是你要試過成熟酒,吃過榴槤,才能確定自己喜不喜歡這兩者的風味。如果你只吃過大賣場進口未成熟的榴槤,你還不算體驗過榴槤(可試試冷凍進口,在少數高級超市銷售的馬來西亞「貓山王」榴槤)。我讓客人來店再試一瓶的目的就是要確定那瓶Pichon Baron 1998是否「貓山王」,能否做為成熟波爾多紅酒的標竿。

 

創作者介紹

Flowawine 弗洛瓦

flowa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