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酒偶記     (文/劉鉅堂)

 

賣酒二十多年怎麼可能不曾打破酒?

通常碰到這種情形,我都用「請各路神鬼一起分享葡萄酒」的想法去撫平因粗心所造成損失的不爽心情。

 

有一回一瓶粗壯酒瓶的Chablis Grand Cru從酒架掉下,立即的反應是用腳去阻擋,酒砸到小腿後再掉落地,結果酒沒破,小腿痛了幾天。

 

今天用推車搬運數十箱6瓶裝的南法紅酒,一不小心就倒下三箱,其中兩箱各破了一瓶,第三箱則災情慘重,破了三瓶。幫忙清理滿地像鮮血般紅酒與碎玻璃的阿桑一面打掃一面說酒好香,並說她在澳洲待過,在那裡經常喝葡萄酒,回台後也不時會買酒喝,於是就順手送了她一瓶,讓損失達一箱6瓶。

 

記憶中損失最慘重的一回是發生在十多年前,那時我常跑香港去帶一些較好的葡萄酒回台,以舉辦餐會或品酒會方式與同好分享那些酒,當時酒可手提,不像現在必需放在行李箱裡託運,手提三五瓶好幾回都沒問題,將酒平安帶回來,只有一回被海關發現,需要繳稅,我跟海關人員說那是很便宜的酒,僅台幣兩三百元(事實上是數千元),他的反應讓我至今仍印象深刻 – 要兩三百這樣貴? 顯然當時他是用台製葡萄酒的價格去評估法國佳釀。

 

有一回太貪心,帶了12瓶,不想手提,於是就放在紙箱裡託運。到台灣機場後等到個人行李已出來,還不見那箱酒,再等到所有行李都被領走後,才看到一位海關人員提著那箱酒問是不是我的,並說裡頭有酒破了,我趕緊打開,發現只破了一瓶,但卻是最昂貴的Cos d’Estournel 1955!實際售價已不記得,應該是數千元,不過當時五大酒莊年輕酒也沒有超過五千元。一面提著酒去海關繳稅,一面還強顏歡笑,故做輕鬆跟海關人員說還好破的是便宜樣品酒,結果剩下的11瓶酒也只繳了數百元的稅金。

 

附註: 大學時聽教授講過「販書偶記」一書,已忘記那是甚麼東東,但對這書名印象深刻,販酒多年,寫下跟販酒生涯相關經歷或感想等等,以「販酒偶記」統稱之,應該頗貼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wawine 的頭像
flowawine

Flowawine 弗洛瓦

flowa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